办事指南

张艺谋不在意批评:说我胆小鬼是不讲道理

点击量:   时间:2019-01-23 04:18:02

陈道明和巩俐在戏中的爱情故事很感人   张艺谋佳作不少,《活着》曾获戛纳大奖,但无缘内地上映《归来》同样以文革为背景,不过没有太多历史大事件的正面展示,而是以一个家庭来折射大时代的变迁   昨日张艺谋携陈道明、张慧雯来广州为影片宣传他说《归来》用了大巧若拙的方式来拍,“我们经历很多大时代,人像叶子一样漂浮,但人不离不弃,继续生活,这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比如陆焉识,他放弃身份的不离不弃”张艺谋认为某种程度上,《归来》是另一部《活着》   称想用生活折射历史   《归来》取材自严歌苓的小说《陆犯焉识》,原著的描写有宏大的时代背景,以及曲折的人物命运,张艺谋弃大部不用,只选择了文革后陆焉识平反回家与妻团聚的一段故事,也有评论认为张艺谋在回避敏感元素   张艺谋说他的创作出发点就是以点带面,“不想拍得太全,想呈现的是生活常态,从这个角度去折射历史,折射对历史的思考和沉淀,不想直接反映了,直接反映的《活着》已经拍过了我想最大限度地关注到家庭,关注到家庭的重建”   对于批评,他说自己不是很在意的,“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我也回应过一些,有些是我不认同的,我觉得得看往哪个方向说,说我胆小鬼,这个是很不讲道理的其他的评论我真没看到要生存,在中国这个电影必须先能拍出来,在能拍的情况下做最大化的思考每个导演其实都这样评论的不知道辛苦,坐在那里说,你为什么不这样拍社会进步,国家进步,所有的开放,都是循序渐进的”   “我有责任去拍文革”   《归来》对文革的表现并不太多,而如果只讲一个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似乎放在任何环境下都成立张艺谋说:“如果爱情只是一对人卿卿我我,小清新,那个没意思了真正爱情都是不可抗力的时候考验爱情从梁山伯祝英台开始,包括二战,地震,伤病……从这个意义来说,这个适合所有规律”   《归来》背景放在文革年代,张艺谋说首先当然是原作的关系,“我不能跟严歌苓说我给你改成2050年吧”   此外,张艺谋个人也经历过文革,“我那时是16~26岁那十年给我的烙印也很深,所以我不能改,这个对我的感受很深我觉得我也有责任去拍这个东西他们讨论说,张艺谋如果你们不拍这些东西,年轻人更不擅长了”   不过,影片中大部分拍到的实际上是文革后的事情,张艺谋说:“重建的态度很重要《活着》说的是历次运动对人的影响,但反映的是重建的信念《活着》小说中最后剩一头牛,福贵(《活着》的男主角)还跟牛说话,这个就是重建的信念《归来》的主题和《活着》的主题其实是共通的所以我更感兴趣的就是这个之后,大灾难之后我们的思考”   不熟历史也能有共鸣   《归来》并不是一部合家欢的电影,在80、90后占观众主体的情况下,如何吸引年轻观众的入场   张艺谋以片中画面来做比喻,结尾是陆家三口在火车站,女儿陪着失忆的妈妈来接爸爸陆焉识,张艺谋说这就叫不离不弃,“流行歌曲用唱,这个是用行动做出来流行歌曲有很多词,最遥远的距离是有多长啊,陪伴在你身边啊……浓缩在最后他们三个人身上,就是一个画面这方面对年轻观众应该是最大的共鸣年轻观众未必要熟悉那段历史天下人心,中外电影,其实没有区分的,在人心上,大家其实都是共通的”   计划下一部拍商业大作   张艺谋的电影产量不算高,他说一个现实的原因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张艺谋说现在就是好故事比较少   张艺谋透露,最早是文学策划让他看《陆犯焉识》,看的还是小说出版前的清样,“文学策划跟我说严歌苓说她终于写了一个‘抗拍’(指文学元素大于一切的作品)的小说了,让我赶紧看,不然一发表就有人抢版权了”   张艺谋说他很羡慕斯皮尔伯格,“斯皮尔伯格跟我说他手上有四个感兴趣的项目在做”   张艺谋说手上啥都没有,“我们要攒剧本,要打磨,现在每一稿,不给编剧几十万,他不动笔的但有时候换了好几个编剧,你还是不满意的”   现在电影市场好,大家都在抢题材,抢人才,而且已经从源头开始抢起,“消息稍微晚一步,就没了之前发现一个年轻作家很不错,但一联络,他说对不起,我手里的活排到两年之后了……经常这样我深深感到市场蓬勃带来的人才和题材的缺乏”   另外,张艺谋还透露了一下接下来的计划,他说有可能拍一部商业大作,“我一直是两条腿走路,